公司新闻

慈溪搬家公司——搬家的日子

所属分类:公司新闻发布时间:2019-01-03

慈溪搬家公司——搬家的日子

  每搬一次家,我能写上五篇文章。 

   网上买的纸箱和打包袋到了后,这几天我都在忙着收拾家当。我没曾想到,就这屁大点的小房间,能收拾出12个纸箱和15个大包裹。还没算上落地灯、电风扇、小桌子、衣架和书架这些东西。这几年为什么攒不下钱,搬家的时候算是明白了。 

   衣柜里有几件非常好看的衣服,瘦美瘦美的长裙和旗袍。三年前买来鼓励自己减肥的,可夏天就要过去了,我还是没能穿上。每年夏天都有一种自己能瘦十斤的错觉,今年也不例外。 

   这个夏天,我每天说话不超过三句,给朋友发一句“傻逼”或者“妈呀”的语音,跟快递小哥和外卖员说一句“辛苦了”。一个星期出一次门去菜市场买菜,走过最远的地方就是到一公里外的滨江散散步。其他时间就是一个人关起门来躺在家里看书写字睡觉。 

   每天,我都要跟自己说一百遍“活不下去了”,再加一句“没关系,至少你是最胖的”。七月份的电费单上显示了231元,想想过完整个夏天,也只需要打开空调200次,吃完50支冰激凌和雪糕而已。

   昨天整理了四包行李,打算寄回老家去。都是一些枕头、抱枕、四件套、被子、包包。鬼知道我这几年为什么买那么多睡枕和抱枕。 

   我妈问我是不是混不下去要回老家了,我说没有,我要搬进新房子开始新生活了。我妈说那挺好的,你那边有合适的工作介绍给我,洗碗拖地打扫卫生,我都可以。我说行了行了,吓得挂了电话。 

   我把这四包行李从六楼扛到楼下,又扛到1公里外的邮局,到那边大汗淋漓,衣服都湿透了,那一刻我觉得自己是女人之光。 

   一直以为邮局是全中国寄送包裹最便宜的那家,谁知一包10斤重的袋子,从上海寄到江苏要48块钱,比我这包东西还贵,还要一周时间才到。不行了,想当场瘫倒在地上打滚。没办法,叫了x通快递,四包加起来只收了61块钱。真蠢,明明可以叫个上门取件的。 

   快递老哥认识我。以前他扛着我的快递到六楼时,喘个不停,还要断断续续说:“唉呀,累死我了,怎么这么多东西。” 

   他右手没了食指和中指,帮我秤包裹时,还有点不方便。我觉得很对不起他。他把我的四包行李绑上电瓶车后,就走了。走时还叮嘱我以后有东西寄,可以直接打电话给他。我也没告诉他我马上要离开这里了。    这几天,中介每天都带人来看房子。我常常在睡梦中被门铃声惊醒,衣服也没来得及穿。每天反反复复来了好几拨人。想不到我这个房子行情这么紧俏。大多数人都走马观花似的望两眼就走了。 

   有一对刚毕业的情侣倒是很认真,那天都晚上九点多了,两人上来,左看看西看看,问我空调制冷效果好不好,晚上睡觉吵不吵,在这里生活方不方便。我一一作答,最后他俩摇摇头走了。 

   昨天下午来了一对母女。女孩七八岁的模样,女人一进来就问我:“这里面够住6个人吗?”我说:“不可能,整个房间加上阳台才20平啊,肯定不够的。”她有点失望,说:“要是客厅大点就好了,可以放一个小床,老人能住。卧室再添加一张床,给我孩子住。” 

   说完她又说:“唉,不行,老人爬不了楼的,我自己爬上六楼都很累,更别说老人家了。”然后她就领着女孩下楼去了。 还有一个看起来三十七八岁的女人,上来后,连门都不想进,在门口望了望,就要走了。她一句话也没讲。中介说是她打算一个人住。我总觉得她有心事。 

   我走以后,还有更多的租客会来这里开始新的生活。每个房子都有一个主人,更多的是我这种来来往往的暂住者。 

   我对这里太熟了,熟悉小区周围的环境,知道任何一家餐馆外卖的味道,也晓得每天傍晚从阳台哪扇窗户能看到最美的夕阳。这些都是我独有的体会,可这些都不属于我了。每一段生活的开始与结束,都伴着熟悉与陌生的交织。 

   这几年背着我的行李箱和书在上海屁颠屁颠跑,也已经习惯了这种没什么安全感但也不需要太多安全感的日子。安全感会扼杀一个人的欲望,虽然我也不知道我最终想要干嘛,真正需要的是什么。 

   可以这样说吧,我努力生活的全部动力,都是为了在缺乏安全感中寻找到安全感。只是每一次以为自己垫垫脚伸伸手快碰到了,却立马跌倒在地,被生活打回了原形,一切得重新洗牌从头再来。可能这才是生活本来的样子吧。 

   这几晚不用开空调了,开空调都没外面凉快。我从43度的高温熬到了28度,夏天可是真的要结束了。我依然一事无成,没去新的地方,也没交到新朋友。等搬完家,也许就不一样了吧,可能这也是我的自我安慰。 

   我看大家都热热闹闹地过着自己的日子,看起来很忙很充实也很有意思。我也告诉自己,打起精神,至少要假装跟别人一样。


信息来源:慈溪搬家公司   www.cixiqqw.com